首頁
1
對決違憲組織
2
婦聯會遭受打壓紀錄 3
http://www.nwl.org.tw/custom_78354.html 大事記 大事記 106-12-6 內政部公布修正之「政黨法」規定,政治團體必項二年內轉型,婦聯會未來二年,如果不能就勞軍捐財務完整交待,內政部表示不可能同意婦聯會轉型社會團體或財團法人。將面臨清算解散。106-12-13內政部明確告知婦聯會,12月26日前決定是否簽署行政契約,「否則就是依法撤換負責人」106-12-22內政部葉俊榮下午2點召開記者會表示,依法撤換婦聯會正、副主委。106-12-27 內政部撤換前主委辜嚴倬雲,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處分。107-1-31  黨產會派出四人進入婦聯會查帳,帶回婦聯會近10年財物及捐款資料。107-2-1  黨產會正式宣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全面凍結385億資產。107-2-3     婦聯會聲請停止執行凍結財產107-2-7  黨產會委員率調查員,至婦聯會索取會務及帳冊資料,並引用促轉條例規定,告知若隱匿資料將面臨刑事責任。107-2-9婦聯會聲請停止執行凍結財產,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不符停止執行要件為由,裁定駁回,得抗告。107-2-27   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撤銷附隨組織認定的訴訟107-3-5  黨產會派出18人,持公文到婦聯會,搜查婦聯會從頂樓到地下室,帶走5個紙箱的資料。107-3-9  黨產會至台北地檢署告發婦聯會前主委辜嚴倬雲毀損政治檔案。107-6-20 內政部因婦聯會不提供勞軍捐資料,予以警告處分,婦聯會不服提行政訴訟,20日在台北地方法院新店行政第一法庭進行言辭辯論。107-10-4黨產會針對婦聯會385億元資產是否為政黨及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及是否應命婦聯會財產移轉國有,召開聽證會。107-11-5 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撤銷附隨組織認定的訴訟,5日裁定,認「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在大法官完成釋憲前停止訴訟程序。107-11-28 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凍結財產案,28日裁定,停止執行,385億元資產解凍。107-12-7 黨產會針對婦聯會財產解凍案,提出抗告。107-12-13 婦聯會財產解凍案,最高行政法院廢棄北高行裁定,黨產會抗告成功,婦聯會資產凍結確定。107-12-24黨產會對107年11月5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之裁定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107年12月24日裁定,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不能援引另案,已聲請釋憲做為依據,而應自行提出客觀上確信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釋憲。108-3-4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合議庭108年3月4日確信黨產條例多條條文為違憲,提出釋憲聲請,於司法院大法官就本案之聲請解釋憲法案作成解釋公布前,停止訴訟程序。108-3-19   黨產會19日召開61次委員會,決議認定婦聯會387億財產為不當取得財產,命移轉為國家所有。108-4-1  婦聯會二度聲請停止執行黨產會凍結財產,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駁回。108-4-18  婦聯會387億財產移轉國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准停止執行。108-5-15  婦聯會387億財產移轉國有案,最高行政法院維持北高行認定,裁定抗告駁回確定。108-5-24   婦聯會不提供勞軍捐資料,遭內政部依人民團體法予以「警告」處分,經上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上訴確定。108-8-7婦聯會387億財產移轉國有案,於北高行開第一次準備程序。 
http://www.nwl.org.tw/custom_78987.html 黨產條例違憲條文 黨產條例違憲條文 黨產條例違憲條文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合議庭108年3月4日裁定,對於黨產會107年2月1日認定婦聯會為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一案,在客觀上確信有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釋憲,在釋憲案作成解釋前,停止訴訟程序。合議庭認為黨產條例違反平等原則、比例原則、憲法保留原則、侵犯基本權、財產權、司法權,並違反權力分立及正當法律程序等等,確信「黨產條例第2條、第3條、第4條第2款後段、第6條第1項、第14條、第5條第1項、第9條第1項、第9條第5項、第27條第1項之法律違憲(違反憲法第1條、第2條、第7條、第15條、第23條)」。謹將違憲條文列述如下:黨產條例第2條:行政院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本會)為本條例之主管機關,不受中央行         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之限制。         本會依法進行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財產之調查、返還、追徵、         權利回復及本條例所定之其他事項。第3條:本會對於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財產之處理,除本條例另有規          定外,不適用其他法律有關權利行使期間之規定。第4條:本條例用詞,定義如下:          一、政黨:指於中華民國七十六年七月十五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                法規定備案者。          二、附隨組織:指獨立存在而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之法人、               團體或機構;曾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               轉讓而脫離政黨實質控制之法人、團體或機構。          三、受託管理人:指受前二款所稱政黨、附隨組織之委託而管理或受讓財產而管                理之第三人。          四、不當取得財產:指政黨以違反政黨本質或其他悖於民主法治原則之方式,使                自己或其附隨組織取得之財產。第5條:政黨、附隨組織自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起取得,或其自中華民國三十四          年八月十五日起交付、移轉或登記於受託管理人,並於本條例公布日時尚存在之          現有財產,除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外,          推定為不當取得之財產。          政黨、附隨組織自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起以無償或交易時顯不相當之對          價取得之財產,除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          外,雖於本條例公布日已非政黨、附隨組織或其受託管理人所有之財產,亦推定          為不當取得之財產。第6條:經本會認定屬不當取得之財產,應命該政黨、附隨組織、受託管理人,或無正當          理由以無償或顯不相當對價,自政黨、附隨組織或其受託管理人取得或轉得之人          於一定期間內移轉為國有、地方自治團體或原所有權人所有。          前項財產移轉範圍,以移轉時之現存利益為限。但以不相當對價取得者,應扣除          取得該財產之對價。          第一項規定之財產,如已移轉他人而無法返還時,應就政黨、附隨組織、其受託          管理人或無正當理由以無償或顯不相當對價,自政黨、附隨組織或其受託管理人          取得或轉得之人之其他財產追徵其價額。第9條:依第五條第一項推定為不當取得之財產,自本條例公布之日起禁止處分之。但有          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履行法定義務或其他正當理由。          二、符合本會所定許可要件,並經本會決議同意。                前項第一款所定情形,應於處分後三個月內,製作清冊報本會備查。          第一項所定其他正當理由及許可要件,由本會另定之。          第一項所定禁止處分之財產,如依法設有登記者,本會得囑託該管登記機關辦理          限制登記;如係寄託或保管於金融機構之存款或有價證券,得通知金融機構凍結          其帳戶;如係對他人之金錢債權,得通知債務人向清償地之法院提存所辦理清償          提存,並應將該提存之事實陳報本會備查。非經本會同意,提存物受取權人不得          領取。依本項所為之提存,生清償之效力。          政黨、附隨組織或其受託管理人違反第一項規定之處分行為,不生效力。          關於第一項第一款之範圍認定有爭議,或不服第一項第二款之決議者,利害關係          人得於收受通知後三十日內向本會申請復查;對於復查決定不服者,得於收受通          知後二個月不變期間內提起行政訴訟。第14條:本會依第六條規定所為之處分,或第八條第五項就政黨之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            理人認定之處分,應經公開之聽證程序。第27條:政黨、附隨組織或其受託管理人違反第九條第一項規定者,處該處分財產價值            之一倍至三倍罰鍰。           違反第九條第二項規定者,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限期           命其申報,屆期不申報者,得按次連續處罰。違反憲法條文:第1條: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第2條: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第23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            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http://www.nwl.org.tw/custom_79303.html 北高行確信黨產條例違憲之理由 北高行確信黨產條例違憲之理由 北高行確信黨產條例違憲之理由黨產會107年2月1日以黨產處字第107001號行政處分,認定婦聯會為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婦聯會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北高行)提起行政訴訟,北高行合議庭108年3月4日作成裁定,確信黨產條例有違憲的具體理由,聲請釋憲。北高行在裁定書中具體闡明黨產條例違憲之理由:      一、查黨產條例第4條第2款「附隨組織:指獨立存在而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丶財務或業務經營之法人、團體或機構;曾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丶財務或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政黨實質控制之法人、團體或機構。」其前段可以說是「現在式的附隨組織」,而後段可以說是「過去式的附隨組織」。就事實之舉證而言,前段之附隨組織面對的多半是現在的事實,而後段之附隨組織面對的完全是過去之事實,且非常可能是老舊殘存而片斷的事實;因此規範設計就黨產條例第4條第2款前段之附隨組織,立場是「不完全溯及:原則上應允許,僅於例外情形始有禁止必要」,後段之附隨組織立場是「完全溯及:原則上不應允許,如有例外非得許可者,自當限於非常特別的情形」,面對二者,應給予明顯而不同的緩衝措施。由實證法的形式來看,所產生之法律效果完全一致,明顯有違平等原則;設若要建制黨產條例第4條第2款後段這樣不得不的規範,就要為這項特殊的公益之實踐,在立法上給予特殊之待遇,或相對而為有利之措施;但我們在立法理由上看不到這份公益的特殊性(相較於同一黨產條例其他對象之公益),在其他規制效力或程序規範中也看不到差別待遇;反而因為規範的一致性,在「舉證責任轉換(第5條第1項)」及「權利行使期間(第3條)」兩項事務上,蒙受更大之不利益,明顯有違平等原則及比例原則。故黨產條例第3條、第4條第2款後段應屬違憲(違反憲法第7條、第23條),不容置疑。      二、黨產條例之立法理由,以過去威權體制下,以黨領政黨國不分時代之現象,而有特別立法處理政黨黨產之必要性為出發點;就現行的法秩序而言,財產權的存續性保障及財產權支配自由之維護,是自由競爭市場之基礎。是不同性質或種類的公益,而公益之權衡,自應有比例原則之適用。且憲法上制度性保障,是國家機關應有義務制定制度形成基本權的內涵,並保障該基本權實現,若背離此義務者,即屬違憲性的法律。就憲法所保障之財產權而言,有權利能力者(自然人或法人)得為權利之歸屬者,財產權之權利歸屬者得享有「私使用性原則」的實踐,是人民對財產權的標的擁有完全依其意志使用、收益及其他形成之權利,而國家機關不得任意剝奪之。則黨產條例所架構系列規制效果,任意將一個權利主體(擁有權利能力之法人組織)所擁有的財產權恣意剝奪(行政機關如黨產會剝奪附隨組織如婦聯會之財產權,嚴格而言是聽證程序,而不是舉證程序。破壞了關於財產權歸屬的正當法律程序),透過立法推定該財產為不當黨產,發生禁止處分之法律效果,並以違反禁止處分者,行為不生效力且加以處罰為手段,以貫徹針對特定權利主體所擁有財產權行使之限制,並破壞財產之支配自由度,嚴重到幾乎已是特定財產權之剝奪,損及財產權形成之制度性保障功能至鉅,該法律(黨產條例第5條第1項丶第9條第1項丶第9條第5項丶第27條第1項,及第6條第1項丶第14條)自應屬違憲(違反憲法第15條、第23條)。      三、另政黨之存續保障,應屬憲法保留。政黨政治係憲法第1條、第2條所揭示民主憲政國家之重要內涵,對於政黨存續之保障,應屬憲法保留;關於政黨財產之移轉、禁止等事項,乃重大影響政黨之存續,由僅具法律位階之黨產條例予以規範,顯然違反憲法保留;以及黨產會經由聽證程序,作成處分禁止、移轉政黨及附隨組織之財產,侵犯司法權,違反權力分立及正黨法律程序等等,都是本案審理之先決問題。      四、本案(即黨產會黨產處字第107001號之救濟事件),即有上揭先決問題,並經合議庭確信黨產條例第2條、第3條、第4條第2款後段、第6條第1項、第14條、第5條第1項、第9條第1項、第9條第5項、第27條第1項之法律違憲(違反憲法第1條、第2條、第7條、第15條、第23條),且顯然於該案件之裁判結果有影響;而提出客觀上形成確信法律為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解釋憲法。爰參司法院釋字第371號解釋之意旨(法官於審理案件時,對於應適用之法律,依其合理之確信,認為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自應許其先行聲請解釋憲法,以求解決。是遇有前述情形,各級法院得以之為先決問題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提出客觀上形成確信法律為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而依行政訴訟法第178條之1之規定,裁定於司法院大法官就本案之聲請解釋憲法案作成解釋公布前,停止本件訴訟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