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對決違憲組織
2
投稿 3
http://www.nwl.org.tw/custom_83558.html 2019-11-12--處理黨產應師法德國嚴謹為之 2019-11-12--處理黨產應師法德國嚴謹為之                                      處理黨產應師法德國嚴謹為之民進黨2016年執政後,利用立法院人數優勢,強行通過黨產條例,成立黨產會,依違憲之黨產條例,逕行認定婦聯會等人民團體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並推定其財產為不當取得,命移轉為國有,師心自用,手段粗劣,比諸德國處理黨產之嚴謹態度不可同日而語。依據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董保城的分析,德國處理東德政黨及其聯結性組織、法人、群眾組織之財產,設立了兩個機構,一是獨立調查委員會,職司調查,另一為信託營造物法人,後改名為聯邦統一特殊事務局,職司黨產之信託及執行。我國則由一個黨產會獨攬大權,單獨行使認定黨產範圍的多寡,也兼直接查封、執行、處分黨產,行政權兼有行使司法權的內容。董保城是德國波昂大學法學博士,也是東吳大學客座與講座教授,嫺熟德國法制,他在新著「轉型正義/黨產條例/法治國原則」一書中說,獨立調查委員會受聯邦政府的法律監督,需就黨產逐筆審查判斷,若此財產符合實質法治國原則而取得,由獨調會和信託營造物法人共同作成返還財產給該「附隨組織」之處分;如不符合實質法治國原則取得,則須將財產返還給原所有權人;倘返還原所有權人已不可能,則將此財產用於統一後東德五邦地區之基礎建設。是故,對於所謂「附隨組織」之財產,應該逐筆審查,而不是概括推定,凡是依實質法治國原則取得的財產,就應歸還原組織。而沒入之財產,如果無法返還原所有權人,亦應供作當地建設之用。但是依據我國促轉條例的規定,沒收的財產由中央成立特種基金,「作為推動轉型正義、人權教育、長期照顧、社會福利政策及轉型正義相關文化事務之用」。除了長期照顧和社會福利政策較為具體外,其他各項均空洞廣泛,政治目的與操作空間不知多大,且缺乏監督責信機制,徒然高掛轉型與正義之名,實難令人信服!
http://www.nwl.org.tw/custom_83504.html 2019-11-20--學者論證-婦聯會不是附隨組織 2019-11-20--學者論證-婦聯會不是附隨組織                                      學者論證-婦聯會不是附隨組織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董保城指出,婦聯會不是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即使依據有違憲之虞的黨產條例,也不符合附隨組織的要件。德國波昂大學法學博士董保城教授在新書「轉型正義/黨產條例/法治國原則」中分析,婦聯會從事社會公益,以扶助弱勢為職志,並不介入政治活動,與德國的民主婦女同盟(DFD)完全不同。DFD具有「準政黨性質」,與東德共黨政權「有緊密的交互依存性」,自1960年起在東德人民議會有黨團並有35名議員席次。而婦聯會從未在內部設立黨團,入會資格不需具備黨員身分,擔任各分會主委的資格也不以國民黨籍為必要條件,婦聯會核心成員也不參加國民黨中常會,在國會中也無保留席次,絕非國民黨鞏固政權所不可或缺的要素。董保城教授指出:黨產會以婦聯會創辦人蔣宋美齡身兼多重身分,無限上綱來推論婦聯會與國民黨的關係。在當年婦女菁英有限的現實情況下,婦女菁英身兼多重身分並不罕見。蔣夫人是婦女會榮譽會長、婦聯會主任委員、婦指會指導長,但各個團體任務有別,不能因一人多重身分即斷定為黨的附隨組織,而應從組織結構與任務來看。同時擔任東吳大學唐松章校友講座教授的董保城舉例,婦聯會長期為軍人及軍眷服務,並非基於自己乃至政黨的利益,而是為了國家的利益,這和德國DFD從事的工作根本不同。董教授認為,黨產會對婦聯會的聽證會是先射箭再畫靶,早有定見,對婦聯會的處分書僅在事實欄援引聽證卷四次,但在理由欄部分則未援引聽證卷,僅引用調查卷,和一般經聽證之行政處分記載方式迥異。行政程序法規定,行政機關作成經聽證之行政處分時,應斟酌全部聽證之結果。
http://www.nwl.org.tw/custom_83349.html 2019-11-14--學者觀點-黨產條例破壞了民主法治國原則 2019-11-14--學者觀點-黨產條例破壞了民主法治國原則                            學者觀點-黨產條例破壞了民主法治國原則民進黨政府推動的黨產條例,高舉轉型正義的大旗,名之為追求公平正義,但卻師心自用,結果公平正義沒得到,卻破壞了民主法治國原則,實在是莫大的諷刺,這是法學專家的深刻觀察。東吳大學法學院客座教授董保城,在新著「轉型正義/黨產條例/法治國原則」一書中指出,我國的黨產條例師法的是德國的政黨法,但是德國對於附隨組織(政黨之聯結性組織)的認定,是很嚴謹的,必須這些組織是該政黨穩定政權所不可或缺的要素,以此標準來看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救國團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均不符合要件。他說:黨產條例作為一部溯及既往的特別法,溯及結果並非有利於該人民(團體),自1945年迄今74年,不僅危及法安定性,更涉及人民結社權、財產權與名譽權等基本權保障,自應得基於「例外應從嚴解釋」之法諺,審慎判斷,尤其在歷史真相均未明朗前,使用「以偏概全」的偏狹史料就作為判斷附隨組織與否之證據,即有違憲之疑慮。這位德國波昂大學的法學博士指出,「Transitional Justice」一詞的意涵,原指社會走向自由化和民主化的過渡時期當中的正義問題,應翻譯為「轉型期正義」或「過渡正義」。我國已和平經歷三次政黨輪替,臺灣的民主已經常態化,黨產與政黨公平競爭早已失去關聯性,現在還無差別、橫柴入灶式師法東德政權過渡的黨產法制,甚至學得不倫不類,令人慨嘆。
http://www.nwl.org.tw/custom_78756.html 2019-6-3--無視憲法的「法治國」 2019-6-3--無視憲法的「法治國」 無視憲法的「法治國」法治國,顧名思義,就是依法治國。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法律牴觸憲法者無效,當以憲法為依歸。那麼,一個國家的執政黨,如果無視於憲法的尊嚴,公然做違背憲法的事情,能稱為「法治國」嗎?民進黨政府聲聲說我們是「法治國」,但是自從2016年執政以來,挾著在立法院席位的絕對多數,不顧在野黨反對,強行通過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雖然各方各界均認為有違憲之虞,但它不予理會,在行政院下設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我行我素,儼然「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不知道當年「東廠」、「西廠」的設立是否也是這個樣子?黨產會於是找上了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因為婦聯會奉行三民主義,又在過去近七十年的歷史中,積蓄了一大筆財產。黨產會找不出婦聯會是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具體證據,但是拜黨產條例之賜,可以主動認定任何團體為附隨組織,於是在2018年2月1日就把附隨組織的大帽子套在了婦聯會的頭上。 婦聯會當然不甘就戮,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合議庭於2019年3月4日認為黨產條例侵害了人民的財產權、平等權等基本人權,確信許多條條文有違憲之疑義,聲請釋憲,並裁定在釋憲案作成解釋公布前,停止訴訟程序。 照理說,既在釋憲之中,一切應待釋憲結果。但是黨產會卻毫無顧忌,在2019年3月19日又作出行政處分認定婦聯會財產為不當取得的財產,命令移轉國有。此事之前提應先確定為附隨組織,然後才能做下面一個處分,但附隨組織案尚在釋憲中,黨產會即不顧憲法之最高位階,抛開程序正義,依據有違憲之虞的條例明目張膽作政治操作,「法治國」的名譽蕩然無存,對國家的傷害無以復加。(作者 吳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