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媒體觀察站
2
2021
3
10月28日-追思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信仰與救國建國 4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 100 台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19號
11/14 直言的道德勇氣! 〈黨產條例研討會〉陳清秀:聲請再釋憲 落實憲政法制 https://www.nwl.org.tw/hot_407324.html 11月14日-直言的道德勇氣! 2021-11-27 2022-11-27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 100 台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19號 https://www.nwl.org.tw/hot_407324.html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 100 台北市中正區林森南路19號 https://www.nwl.org.tw/hot_407324.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1-11-27 http://schema.org/InStock $NT 0 https://www.nwl.org.tw/hot_407324.html

追思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信仰與救國建國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深根的基督信仰與救國理想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跨越三個世紀,出生於基督教家庭,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徒,她的信仰深受母親引導。父親宋耀如牧師,於1984年支持孫中山上書李鴻章,及後創立興中會,信奉三民主義,參與創建中華民國。宋美齡女士的信仰與思想受父母影響至深。

 

宋美齡女士的父親宋耀如牧師於1908年送她去美國受教育。民國6(1917),在衛斯理學院以「杜蘭學者」之榮譽畢業,回到中國,參與上海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的事工,並出任中華民國全國電影審查委員,及上海公共租界工布局委員。

 

她與蔣中正先生於民國11(1922)結識,經過蔣先生衷心誠意的追求,得宋夫人具條件的同意,於民國16(1927)結婚。蔣先生自此守與宋夫人之約,終生信守不渝。

 

 

蔣夫人以聖經真理陪伴蔣中正

 

眾所周知,蔣夫人的母親宋夫人同意蔣中正先生向女兒的求婚,是蔣先生答應宋夫人「悉心讀聖經」(林意玲 「蔣夫人的心靈世界」p.9)。蔣先生婚後,由夫人陪伴協助研讀聖經新舊約「朝課晚禱,從未間斷」,於民國十九年經歷上帝拯救奇蹟,毅然決心受洗歸主。

 

他們二人自結婚便決心為國家做出最大的貢獻。其後將近五十年的婚姻中,她始終以聖經真理陪伴蔣先生。蔣中正先生以國家的領導人,面對列強割據、國家殘破,經歷烽火連天的北伐、八年抗戰、剿匪失敗,及至退守台灣、建設台灣。近五十年間,蔣中正未曾停止研讀聖經。 蔣夫人在信仰自述中說:「每天早上六時半我們一起禱告、讀經,並討論彼此的心得。每晚就寢前,我們也在一起禱告。

 

她並說,蔣公「自民國337月起,每日必誦讀《荒漠甘泉》且每年讀完一次逐一自作心得評註厘定凡十次。」抗戰期間蔣公每日讀聖經,以聖經「中譯本雖流傳已久、然文字尚欠明確雅馴」,因此他「認為有重譯的必要。經吳經熊博士力任其事」,每成稿一篇吳博士「即先郵呈蔣公審閱」。雖值「對日戰爭危急之際,尚逐字逐句以紅藍筆圈點,或在書眉親筆加以劄記。」

(參考「民國第一夫人蔣宋美齡信仰自述」  歷史塵封檔案 發表于歷史 2014-11-23 蔣宋美齡 「我將再起」 蔣夫人言論集 民國75年 台北 裕台公司,p.6-p.7; 嚴倬雲 「大愛至真蔣夫人的宗教觀」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與近代中國學術討論集 民國89 中正文教基金會 台北 p.64-p.89)

 

民國三十九年一月,台海戰火熾熱,台灣情況險危,蔣夫人一心為救國建國,自美返台。她感受上帝呼召,組成祈禱會,以堅認的信心為國家及世界禱告。旋即於三十九年四月成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婦聯會之成立是蔣夫人受到上帝呼召,為救國家、救同胞而成立。從那時起,婦女祈禱會每周三下午一起禱告,為國家為社會禱告,至今未輟。她深信,「一條繞遍全球的,由各地祈禱會所組成的鎖鏈必能有助於世界和平的建立。」(參考: 民國第一夫人蔣宋美齡信仰自述 歷史風塵檔案 發表於歷史 2014-11-23婦聯之風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 民國105)

 

 

蔣夫人一生為國家結合婦女力量投入救苦救難、推動全民新生活運動、奮力參與建立空軍、救助戰難孤兒、身心障礙兒童、失依兒童試數蔣夫人的兒童救濟工作:

 

民國17年為北伐戰爭中失依的革命軍遺族,設立「國民革命軍學校及遺族女校」

民國27年為抗戰而失親的孤兒設立「中國戰時兒童保育院」共61所。於抗戰期間教養兒童29,848名,其中男童21,045名,女童 8,804名。(兒童保育 行政院新聞局 民國36 p.6;宋美齡 嚴倬雲與中華婦女 張憲文 姜良芹等 黎民文化 公司 2012 台北 pp.120-124;中國戰時兒童保育會 維基百科)

民國44年為大陳、一江山遺孤設立「華興育幼院」,前後收容難童520名。至今仍接受社政單位委託寄養單親失親兒童。隨著孩子長大創辦華興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至今畢業約六千名。

民國56年為台灣小兒麻痺兒童設立「振興復建中心」,創立20餘年,診治患童三萬人次。(振興官網)

民國85年為台灣聽損兒童創立「中華民國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至今服務聽損兒童46,310名。服務聽損兒童32,780家庭。

民國87年為台灣血癌兒童成立「宋美齡兒童血癌中心」,收集臍帶血,救治血癌患童。目前國內有台大醫院、和信醫院、三軍總醫院,以及國外香港、馬來西亞醫院使用。

在中日抗戰時極力為國家爭取國際支援

 

中日戰爭中華民國政府危難之時,蔣夫人宋美齡女士於民國32(1943)訪問美國華盛頓、紐約、波士頓、芝加哥、舊金山、洛杉磯。向美國聯邦國會、參議院及廣大的美國人民請求支持與支援。

 

民國三十二年在北美期間共有十場重要演說與致意:

二月十八日 美國眾議院演說

二月十八日 在美國參議院演說

三月四日     在紐約市政廳演說

三月二日     在紐約麥迪遜廣場演說

三月七日     在母校衛斯理大學演說

三月二十二日 在芝加哥演說

三月二十八日 在舊金山演說

四月四日         在洛杉磯演說

四月七日         對美國飛機工廠工人致意詞

六月十六日     在加拿大國會演說

(蔣夫人言論集 《下》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 民國6612 台北pp1053-1131)

 

當時蔣夫人受到美國政府與民間熱烈盛大的歡迎與推崇。傳播媒介大量報導她的行涵,許多雜誌以她的肖像作為封面。她所到之處,萬人空巷,支援中國抗日戰爭,總計超過25萬人聽過她演說。(宋美齡 維基百科)

這次的訪問紀實由美國IBM專書出版,〝The First Lady of China: The Historic Visit of Mme. Chiang Kai-shek to the United States 凱〞IBM創辦人Thomas J Watson 在前言中說:「美國人民接待中國的第一夫人,世界最偉大的公民之一,來訪我國,實為極大殊榮。在她短暫的停留時間,蔣夫人明確而生動的讓我們明瞭中國人民的無畏精神和勇氣,使我們更能深切評價中國對於美國和所有其他國家的意義(原文“To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has come the distinction of having the First Lady of China, one of the greatest citizen, visit our shores. In the short time she has been with us, Madame Chiang has brought home to us the spirit and courage of her people so clearly and so dramatically as to give us a deeper appreciation of what her country means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to all other nations. ”)

(摘自The First Lady of China: The Historic Visit of Mme. Chiang Kai-shek to the United States , Copy right 1943, by 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Reprinted by permission 1969)

 

她的所作所為以國家與同胞為念。

 

她的政治理念

 

宋美齡認為民主政治必須有自由思想和進步,需要顧及少數政黨,並反對一個政黨享有絕對權力的制度。她於民國315(May 1942),在重要的「大西洋月刊」發表文章「新中國的出現」(China Emergent, The Atlantic, May 1942 Issue),文中她有這樣一段話:「在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中,少數政黨是不能不顧到的。我反對任何一種僅讓一個政黨永久享有絕對權力的制度。這種制度可說是對真正民主政治的否定;民主政治是必須有自由思想和進步的,可是一黨制度則就沒有這個要件。只要是少數黨的行動無悖於國家的利益及安全,那麼她是應該得到思想與行動的自由的。」(蔣夫人言論集 () 民國66 pp264-265)(原文Furthermore, in a true democracy the minority parties should not be left out of consideration. I am opposed to any system which permanently gives absolute power to a single party. That is the negation of real democracy, to which freedom of thought and progress are essential. A one-party system denies both. Freedom of thought and action should be given to minorities as long as the activities of such groups are not incompatible with the interests and security of the state.” ( Madame Chiang Kai-Shek, China Emergent, The Atlantic, May 1942 Issue)

民國31年,中日戰爭方熾,中華民國尚在訓政時期。蔣夫人如此堅定的表示她的政治理念。此文刊出後四年,蔣先生於民國35(1946)底,在面對中國共產黨陰險謀國之時,仍毅然召開國民大會制訂憲法。中華民國於民國36年立憲。學者多以為蔣夫人對此一決策應有影響力。

蔣夫人相信「凡是在道德上,不能證明對的事情,其政治上也不能使它成為正確」。這是她的政治理念基礎。(參考 邵玉銘文化大學史學所教授 「蔣宋美齡女士在現代中國的地位 永遠的第一夫人」2003-10-25/聯合報/A15/民意論壇)

 

蔣夫人自1930年代即鼓勵全國婦女與男子一同擔負復興民族貢獻國家的責任

蔣夫人於民國17年成立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民國23年參與推動新生活運動。在民國25年新生活運動二周年紀念講話中,她說,「復興民族的工作,女性是基本方面的切實服務者。我們如何衡量一個國家的進步程度,必須注意那一個國家婦女的情況,和婦女在社會生活、國家生活中的地位。國家的力量是依著人民的力量而消長的,居人口半數的婦女,有絕對的理由得為國家出力。」 民國29年蔣夫人發表[我將在起中國婦女工作]一文中她說,「自從中國婦女在抵禦日本侵略、保衛國家的戰爭中,負起責任之後,任何有關中國建設計畫的記述,無論寫得如何簡略,如不提及她們所做的重要貢獻,其內容恐不能算是完整的。……毫無疑問的,戰爭已經加速了中國婦女的抬頭與解放。」民國43年婦女節大會中她說「今天的婦女由於時代的要求,就要負起雙重的責任,既要治理家庭,更要服務國家。」

蔣夫人認為救國建國的責任不只在於男子,同時也在於婦女身上。她在民國39年成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呼喚各界婦女參加,她說,「我們這各機關不是政府辦的,而是民眾機關,希望大家利用此一大好機會,來為民眾服務,為國家工作,達到本會成立的目的。」(摘自: 創會主任委員蔣夫人箴言錄 婦聯之風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 民國105417日 台北,pp.6-11)

 

蔣夫人受基督耶穌的呼召,服事國家與同胞

 

蔣夫人一生以她的信仰為根基,結合婦女力量為國家為同胞效力,動員婦女參加救國建國,因應國家需要推動新生活運動,前後成立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總會、成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 ,投入救苦救難,奮力參與建立空軍,救助戰難孤兒、身心障礙兒童、失依兒童、慰助貧困、興建國軍眷舍、成立救護訓練班、推展社區托幼、推動婦女生產事業、推行社區總體營造,此外她推動公共衛生協助成立防癆協會、為非行少年設立台灣第一所少年輔育院彰化進德實驗中學等等。

 

蔣夫人在苦難的中國、險危的台灣,一心為國家之安危、同胞之安全、社會之安和、與世界之和平戮力奮鬥。她在國際受極高推崇,199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50年,美國國會在國會山莊特為她舉行茶會,尊榮這位二戰後碩果僅存的偉人。當年蔣夫人98歲,親自參加。這也是為何在中日戰爭期間,得到國際間龐大支援;民國39年,她號召婦女團結救國,各界婦女踴躍參加;民國45年她號召全國各界,為無處棲身的數十萬軍眷興建軍宅,全國各界響應「蔣夫人的呼籲」熱烈參與。

 

民國233月,蔣夫人在美國論壇雜誌發表《我的宗教觀》,其中她說:「總之,在我看來宗教是很簡單的事情。其意義就是盡我心、我力、我意,以實行上帝的意志。我覺得上帝給我一份為國家出力的工作。.....我寫這篇文字的時候,正隨同丈夫在匪區深處,隨時有發生危險的可能,可是我一點不怕。我確信在我們工作沒有完成以前,決不會有意外降臨到丈夫和我的身上來。將來工作完成,縱有意外,還有什麼關係呢?

 

在歷史風塵檔案中的《民國第一夫人蔣宋美齡信仰自述》中她再次說:「總之,在我看來宗教是很簡單的事情。其意義就是盡我心、我力、我意,以實行上帝的意志。……我信仰的上帝她有無限的力量可以幫助我們他的恩惠簡直是超出我們的想望和祈求。」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